屁味环流

忧患既来,一笑置之。

在写的《初吻》里安安发表的一段文字

“…我们需要争论,需要声音,好来开眼明理。可是对道理的探求,稍不留意,便容易成了对人事的厌恶。我们热切地想知道怎样进取,热心地寻找人的谬误,追求合理性,是为了让社会往前走去。如果囿于寻找本身,便易被惯性奴役了。如只是跟着大家一起,为了一点新时代青年的现代面貌,而见者无不谬误,也未免迷障。犀利并不在于锐利,清醒并不在于轻蔑,痛切并非只对人事厌恶。为前行才有的审视,要小心它变成另一种高高挂起。”

评论

热度(7)